「啪!我不要你这种女儿,给我滚出去」一巴掌, 响彻小公寓。 我爸喝醉了。 从小父母离异,在我幼稚园的时候,妈妈就跟情夫跑了, 我爸禁不起打击开始借酒消愁喝酒没关系,但他喝醉的时候, 根本六亲不认常常觉得我是他老婆一样,半夜上到我床, 国中时期从不经意触碰寻乐子到主动上床抚摸身子, 藉机硬上我所以我常常跟他大吵架,但喝醉的人耳根子硬, 不服他意就甩我耳光把我赶出家门。 某日,外头寒风刺骨,刚补习回家的我, 在家门就闻到重重的烧酒鸡心想这夜又要不平静了, 打开家门果然看到老爸那极红的双颊只穿条内裤躺在客厅沙发上, 似乎已醉倒我小心翼翼的关起家门,轻声走进房间「老婆!这么晚回来啊, 很想你唉让我上吧」喝醉的眼神好可怕。 他像只狼狗般看着我「谁是你老婆啊!神经病」语带厌恶的回嘴他。 快步走进房间并锁上门「啪!说甚么东西啊, 叫你给我上你就给我乖乖听话」一巴掌拍在我房门上怒吼。 他的力气很大,重推房门,邪恶的笑容像我逼近, 我大声喝斥要他住手他没被逼退反而突破房门, 一手将我推倒在地我重摔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恶狼, 我很害怕「喀啦!乖乖听话女儿会让你舒服的, 给我上来」他抓着我丢到床上。 我极力反抗,但在他眼里感觉就像可口的猎物般老爸一身压在我身上, 他按住我的双手用那满是酒味的嘴亲吻着我的嘴唇。 「不要阿,放开我」我死命嘶吼着。 他却当耳边风一样「女儿可真甜阿,给我好不好」他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 一只手隔着衣服搓揉着我的胸部。 深深觉得又要被侵犯的当下,我重重甩了他一巴掌, 他倒在我旁边「你谁啊敢打我,啪!我不要你这种女儿, 给我滚出去」一巴掌响彻小公寓。 我哭红双眼,没带任何东西就夺门而出。 半夜十一点,外头绵绵细雨寒风刺骨,我跑到河堤旁的小公园, 独自一人缩在凉亭内哭红着双眼想着真想离开这世界。 夜半的公园,只有几盏路灯照亮某些角落,不是第一次被赶出家门的我, 忘记带手机没了栖身落脚的同学家,第一次在公园过夜, 外头依然绵绵细雨好冷。 在我微微沈睡之际,有件外套披到我肩上, 我擡头发现是一位健壮的叔叔「天这么冷在这里干嘛 怎么不回家这件外套给你」厚沈的嗓音向我问道「我没事, 不用理我」倔强的回答但内心却是碎满地。 「还说没事,看你抖成这样,等我一下」他快步走离消失在黑暗中。 一件羽绒外套披在身上,真的温暖许多「来, 喝一杯吧暖暖身子」叔叔拿着饮料递给了我。 「喀喀喀!怎么是啤酒」我就是因为被酒类害惨的, 我现在竟然也在喝。 「呵呵,你以为是养乐多阿,暖身当然要喝酒阿」「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在这边过夜」叔叔满脸疑惑的问道。 三杯黄汤下肚,我将从小到大的故事一一说尽, 身子也越来越热叔叔则是听得很入迷,他抱着我听我诉说, 在他怀里我感觉到温暖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的生活。 但奇怪的是,身体开始发烫,寒风对我完全没用, 我唿吸变急促冒着热汗,叔叔的手越搂越紧, 我觉得头晕晕的倒在他肩膀上用着娇喘的声音问到「叔叔, 你在饮料里加什么我觉得好热喔」迷蒙的眼神里, 无神的看着眼前。 叔叔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抚摸着我的大腿, 每次的触碰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剧烈他的双手冰凉碰触到火热的身躯, 我的娇喘越来越频繁「小妹妹你家人没教你, 陌生人的饮料别乱喝吗呵呵」「我在里面加了春药, 待会你就会跪着求我上你了」叔叔的手越朝私处摸进去。 我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叔叔的身上,内心兴奋着巴不得赶快找人上我, 内裤早已因为滚滚的淫水沾湿满身是汗的我, 不自觉的摸着叔叔的裤头叔叔乐的看着我趴在他裤头上, 隔着牛仔裤摸着深处的肉棒。 「想不想吃阿,叔叔的很大喔」「想吃的话自己拉开拉炼品尝」边摸摸我的额头, 奸笑着问着我。 口水早已流满裤头的我,马上把叔叔的裤子拉炼拉下, 向内寻找肉棒的身影叔叔的肉棒好大好挺,跟平常爸爸的不一样, 硬梆梆的肉棒在我眼前第一次这么热情的含了进去, 我跪在叔叔的双脚间口水顺着肉棒蛋蛋滴了下来, 叔叔满意地看着我吃着他的肉棒「想不想要了阿 那就求我啊」叔叔开心地问道。 「想……想要,想要叔叔的肉棒插我」我靠在叔叔的肉棒旁, 傻笑着回应。 叔叔叫我坐上他的大腿,湿润的小穴还在滴着淫水, 叔叔把肉棒轻轻塞进我的小穴里双手抱着我的屁股, 前后轻轻摇动「嗯……啊……阿……啊!」我淫荡的娇喘着叔叔的肉棒在我体内摩擦 每一下的刺入每每到达底端。 「小妹妹,你的小穴真湿阿,很想要吧, 呵呵」「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吧自己撑住自己摇」叔叔双手开始解开我制服的钮扣, 翻开我的胸罩。 「真漂亮的奶子阿,乳头还是粉色的,学生就是嫩, 真爽」叔叔说道叔叔翻开我胸罩后双手开始揉着胸部, 还故意用牙齿去磨咬奶头他每咬一下我都会抖很大力, 兴奋的身体热情的回应咬奶头的叔叔他张开嘴勐烈的吸咬着我的奶子「叔……叔叔, 好爽……阿恩……」半夜的公园里回响着我的淫叫声。 叔叔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双手紧抓着我的屁股, 快速的摇动着我的身躯「小妹妹叔叔要射进去啰」叔叔说道。 「阿恩……叔叔……快射给我」我大声地呐喊。 叔叔突然抱紧我,双腿用力向我顶上来, 我感觉到热腾腾的精液喷进我身体里我靠在叔叔的胸前, 享受着精液在我体内流动听着叔叔浑厚的嗓音喘息着。 「小妹妹,跟我回去吧,在外面会着凉, 我家很温暖喔」叔叔在我耳边说道。 我不发一语只是点点头,叔叔亲亲我嘴后, 把我衣服钮扣扣回去内裤因为湿透了,他直接丢进河里, 他搀扶着我走离凉亭看着街道四周没有半点人烟, 就快步带我离开公园。 「小妹妹!喂~ 腿软了喔」叔叔见我快睡着了, 就背着我进到了一处平房。 「空隆!空隆!咻一……咻一……」半夜高架桥车子一辆辆唿啸而过。 我爬起了身子,发现我在一间木造平房内, 脚上有条铁炼绑在角落的柱子上床头柜上放着一罐不明水罐, 叔叔不见踪影。 房子内只有几张床垫、一张小桌子、一台彩色电视, 窗户上钉满了木条跟广告看板这里是哪里完全不知道。 这时,大门打开了,叔叔提了几罐啤酒又走了进来, 看到我呆滞的眼神他只是笑笑的回应「醒来啦, 刚刚又喂你喝了一罐补品我们再来一次吧」「这次更温暖了吧, 有舒服的床」叔叔开始退去身上衣服。 「甚么补品,我又喝了甚么」我呆滞地问着。 「春药阿,这次更强烈喔,陈芳庭,真可爱的名字」叔叔脱的只剩内裤蹲在我身旁。 他从旁边柜子拿出了一个遥控器。 「先给你一点刺激的」叔叔边按着遥控器的开关说道。 「嗯嗯嗯嗯嗯嗯……」这甚么感觉, 我小穴里面有东西在震动震动声越来越大,酥麻的快感立刻传遍全身, 我倒在床上呻吟着我感觉我的小穴很痒,一颗跳蛋正在我小穴里跳动刺激着我, 叔叔将震动开到最大我整个人严重抽蓄,想要起身拿出但因为春药的关系, 没力气动手。 「想要我停就求我啊」叔叔笑着看着我在床上蠕动。 「阿恩……叔叔……拜托停下来……」我淫叫着。 「小庭受不了了吗,呵呵,看起来还不够兴奋唉」叔叔开玩笑地说道。 「阿……阿受不了了啦……叔叔快上我……想要叔叔舔我」我淫叫着。 「想要啦~呵呵,叔叔来啰」叔叔关掉跳蛋电源。 跨趴在我身上,露出那粗壮的肉棒他顽皮地用肉棒轻打我脸颊羞辱着我, 叔叔很坏的又开启了电源我想叫的同时他把肉棒硬塞进我嘴里, 叔叔的肉棒比刚刚大了许多嘴巴有点塞不下, 小穴又被跳蛋刺激没办法尽情叫得我,只能边含着肉棒边呻吟, 叔叔一脸满足样看着我「小庭让我上好不好, 再让你爽一次」叔叔把跳蛋开最大震动问着我。 闭着眼睛享受超刺激酥麻的跳蛋的我,点点头示意叔叔可以插我。 「来脚张开,小穴真湿阿,跳蛋真有用」叔叔把我脚撑开后, 把跳蛋拿出来要我握着。 「要进去啰,真滑嫩」「喔齁,湿透了, 小庭真淫荡跟大叔做爱爽吧」叔叔轻轻地抽插着我。 「阿恩……好爽……好爱叔叔插我……好爱」我淫荡的回应着。 叔叔加快抽插速度,我则是抓着床单热烈的淫叫着, 春药的作用好强大身体每一处都在酥麻的巅峰。 「喀啦!泽民阿,这么晚还没睡喔,一个人在干嘛阿, 一起喝酒阿」「竟然自己在爽做这种事也不通知好兄弟一下」「泽民, 去哪捡来这妹妹的阿真是可爱」「只有一个人做, 太狡猾了吧」两位中年看似刚下班的工人走进平房。 「要一起就来阿,刚有喂过春药了,反应很热烈喔, 呵呵」「半夜去买酒的时候看到的一个人在公园过夜, 请她喝杯特调就捡他回来了」泽民叔叔一边抽插一边跟旁边的中年大叔聊天。 「长的真可爱啊,来亲一个」大叔伸出舌头向我舌吻。 大叔的嘴都是槟榔的味道,想排斥也没办法, 他吸着我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庞,大叔们开始要我脱光衣服。 「来,都脱掉吧,穿着衣服好碍眼」「好好地露出来吧」大叔们连拖带拉的把我身上的制服脱掉。 「屁股翘起来」泽民叔叔把我的裙子脱掉。 「真可爱的奶子阿,全都脱了吧」大叔们边揉着我的胸部, 硬把胸罩扯掉。 全身赤裸的我,有点厌恶的看着泽民叔叔正卖力的抽插着我, 我只能淫叫不能多说什么。 「好嫩的身体喔……让我们也来爽吧」大叔们称赞着我的身体, 并计画如何上我。 一张床上三个大叔一位学生妹,多刺激的画面。 大叔们分别品尝着我的身体各处「味道好香阿, 这里也舔一下吧」「很有感觉了吗?」大叔们看着我摇晃的双乳问道。 「来坐起来吧」泽民叔叔要我跨坐在他身上。 女上的体位,肉棒深深没入我的小穴,每次的撞击, 都深深地击中最里面;大叔们将我的双手绑起绳索 将我双手举高两人用尽舌头力气舔食着我的腋下「好甜喔这个地方, 小庭很骚喔呵呵」大叔淫荡的告诉我。 「叔叔……不要这样……我会……害羞啦……阿……啊!」我害羞地回应着。 「真棒阿,这里都是汗,好咸阿」「真好赞阿, 受不了啊」大叔们一直称赞。 「也帮帮我们吧,手拿来」大叔们站了起来, 脱去工作裤。 他们也露出巨大的肉棒,要我帮他们打手枪, 我的双手各握一只热腾腾的肉棒第一次体验做爱的享受感觉。 「好赞阿,好爽」「大叔们的肉棒如何阿, 在多摸一点」大叔们看着我帮他们手淫。 我摇晃着身躯,抖动着双乳,淫荡的眼神看着每根肉棒, 我主动凑了上去舔食着大叔的肉棒,有点汗味的肉棒真好吃「泓志, 她好像很喜欢你的肉棒喔看她舔的多深入」大叔说道。 「阿……技巧真好啊,你一定常跟别人做吧!」泓志大叔说道。 「来,躺下吧」泽民叔叔好像要冲刺一波。 他们把我放倒在床上,泽民叔叔主动深插了进来, 并加快了速度。 在我嘴里泓志叔叔的肉棒也好像有了回应「阿……来了, 小庭张开嘴」泓志叔叔用手套弄着肉棒。 要我嘴巴张大,他想让我嚐嚐精液的味道, 看他越来越快速的套弄着突然,他喷得好多, 精液全部喷在我脸上混浊发烫的精液布满我脸庞, 他又将刚射完的肉棒塞进我嘴里要我舔食干净「射了好多阿 来舔我的精子吧」「这可是一个月没射的份喔 好吃吗」「这表情真赞阿」泓志叔叔蹲在我身旁跟我说道。 「泓志快让开」「射了射了……好爽」「脸上都是精子呢, 这大叔的也快吃下去吧」另一位大叔说道。 我脸上布满了两位大叔的精子,嘴里交杂着精液和口水, 精液的味道好浓好腥但是好好吃,第一次吃到精液觉得开心「都在脸上了, 唉泽民谢谢你阿,先走了,做完在一起喝酒」两位大叔射后不理。 「在等我一下就好」泽民叔叔加快了抽插速度。 「阿恩……阿……阿……」无力呻吟的我, 瘫软的躺在床上。 泽民叔叔挺起了腰,双手抓着我的腰,用力的冲刺「阿喔……要射了……小庭……要射了」泽民叔叔喊道。 「阿斯……」仰天一唿。 泽民叔叔深插后迟迟不拔出来,他趴在我身上喘息着, 用淫荡的笑容看着我疲惫的脸庞「陈芳庭 你以后就属于我们的啰如果你敢乱说话,我知道你家在哪, 呵呵」泽民叔叔邪恶的笑着说道。 早上六点多,我坐摇晃的箱型车上,双腿不听使唤开开的, 制服都被换上了身旁坐着大叔们,他们穿着工作服准备上工, 而我好像只是要被他们载去丢包一样。 我活像一个被玩完的性奴隶般,丢弃在我家附近的公园凉亭。 疲惫的我,走在清晨的街道上,刚回到家, 我老爸还是赤裸的睡在我床上。 我瘫坐在沙发上,身上的精液早被洗干净, 一个晚上的凌虐只有自己最清楚发生什么事, 这就像一场梦般一场轰轰烈烈的春梦,但伤害却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