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宁静和谐家庭里,客厅里的电视还不断的播放深夜的节目, 可是卧房的其中一间,房门正开起,床上躺卧着两个赤裸的身体, 身上的汗水还未干床单也有一滩湿露露水的痕迹。 一个四十岁的妇人两腿大开,阴部还不时流出阵阵的男精。 一个只有十七、八岁,趴在那妇人的身上,两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动也不动, 又好像激战过度全身瘫痪昏睡过去。 为什么两个年龄相差这么多,会双双躺卧在一张床上?嘿……故事开始啦!张眉因四十岁, 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年龄虽四十,但平日保养有术, 看起来只不过三十出头。 人虽没有西施、貂蝉之美,但也有几分古典美色。 更迷人之处,就是她那不俗尊贵的气质,身材均匀, 增一分太胖减一分又过瘦真可说是内外之美集一人于一身。 李明显十八岁,正面临联考的高中生。 脸蛋长的俊俏,与母亲还真相像,身材不很◇梧, 但也蛮壮硕的平时身边不乏有少女围绕。 李明显的父亲年五十岁,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老板, 为了生意常出国在家的时间非常少,可说一年没几天在家。 李明显从小就跟着母亲相依唯命,相对的, 母子俩的感情也比一般人的还要深。 张眉因也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唯一的儿子身上。 在一个炎炎夏日里,李明显一人正躺卧在客厅的沙发椅上, 眼睛不停的看着电视好像忘了自己即将联考。 这时母亲正好擦地板,身上也只穿着薄薄的上衣, 衣服还可以看出两个凸凸的乳头下身穿着紧身的短裤, 两个肥大的臀部更加凸显。 张眉因正好擦洗到电视前,因身体下弯, 可清楚的看到两颗白玉般的大乳随着身体不停的前后晃动。 李明显因母亲正好挡住电视,两支眼睛正巧看到母亲的乳房。 对一个热血少年来说,真可是天大的诱惑, 内心想: 母亲的乳房好大。 再看看母亲的身材,高翘的臀部,玲珑的腰身, 顿时下体也硬了起来看着还不停的吞着口水。 母亲前后不停的晃动,更激起他的性欲, 真想直扑过去。 突然,一声轻语把他拉回幻想的世界。 「小明,还不去看书,我看你今年一定考不好。 」小明应声「哦……!我这就去。 」眼睛还不时看着母亲衣服里的春天。 到了房间,书也不看,只是发呆想着刚刚的景象, 心想: 我怎么都没注意到母亲的身材脸蛋是如此的美 我还每天与那些发育中的少女做爱母亲那成熟美才叫美啊, 我一定要想办法跟她做爱。 往后几天,小明常常计画他兽欲的计画。 有一日,母亲在电话里跟父亲吵起来,因母亲心情不佳, 今晚晚餐后又多喝酒小明陪着母亲喝酒,看到母亲脸红还不时咒骂父亲无情、不是男人, 让她守活寡。 小明心想: 今天正好可以灌醉母亲。 再看看母亲,已有几分醉意,内心更是心喜。 「妈,你也别难过了,爸不陪你,还有我, 我永远也不离开你。 」张眉因听了儿子这番话,又是喜又是悲。 喜的是儿子对她的孝顺,悲的是先生这几年的不理。 她那想到自己今夜将会有重大的改变,更没想到自己心爱的儿子正打她的主意。 「小明,妈知道你对我孝顺,可是将来你有老婆要好好对待人家, 不要像你父亲一样不顾家妈将来也不期望你给我什么, 只希望你将来能娶到好媳妇往后让妈抱孙子。 」「妈,我会的,我已找到好的媳妇。 」心想: 不只是孙子,还是你儿子。 小明不时帮母亲倒酒,欲火早已难耐,下体的肉棒也硬的快撑破裤子。 「妈,我们今天不醉不睡。 」张眉因带着七分醉意说: 「小明, 妈可以醉但你年轻,还是少喝一点,不要养成喝酒这恶臭。 」「妈,不会的,我酒量还不错。 」喝了一小时,母亲就趴在桌子上,小明轻摇着母亲, 「妈你醉了,我抱你回房。 」母亲还是没反应,身体软软地趴着。 小明抱起母亲,看着母亲红红的双唇,忍不住轻吻一下, 抱进母亲的房间。 小明看着母亲躺着床上,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嘴角还不时挂着笑容。 赤裸着身体,慢慢把母亲的衣服脱去。 可怜的张眉因,还在醉卧自己的床上,身上感到一丝凉意, 但还不知觉。 这时,母亲赤裸的在自己眼前,他不相信床上的美人是自己的母亲。 高耸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白哲的身体因喝了酒呈现出粉红色, 下腹浓密的阴毛遮掩不住高凸的阴部。 小明已无法再欣赏,现在只想占有自己的母亲, 让自己的肉棒侵入母亲的体内。 嘴巴吸食着母亲的乳房,一支手伸进母亲的阴部, 手还不停地搓揉母亲的阴蒂。 张眉因只觉得身体电流乱窜,下体无比的舒服, 嘴巴不自主开始呻吟。 「嗯……哦!」自己还不知现在正被自己心爱的儿子玩弄, 还以为在做梦。 小明感到母亲的阴部已开始湿润,淫水也不停自阴道流出, 一下子整个阴部都浸湿了淫水顺着手指滴下, 他从没见过如此多的淫水想不到母亲会是这样。 当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时,可以感到好像鲤鱼嘴在吸食自己的手指, 没想到母亲的嫩穴是百人难得的鲤鱼穴。 小明已无法再戏弄,把母亲的双腿打开, 趴在自己母亲身上亲吻着母亲,当肉棒接触到母亲的阴道口时, 兴奋难以形容。 张眉因感到身上压着一个火热的身体,下体也感到有根硬热的东西顶着, 她还以为自己的春梦会如此的真真希望天天如此。 双手抱着梦里的情郎。 小明屁股一沉,只听到母亲「啊……」的一声, 感到肉棒被母亲的阴道紧紧的吸着那种湿滑湿热的感觉直到大脑, 开始的不停的抽送每一次都顶到子宫才肯罢休。 张眉因感到一根大热棒,不停在自己的体内进出, 身体不断的快感席卷而来阴道开始本能的吸食体内的肉棒, 双腿勾住梦里的情郎的腰手也抓住对方的屁股往内不停的挤, 臀部不时的纽动。 「……嗯……哦!……好舒服……我的亲郎……插的小妹快升天了!……啊……来……了……啊……我去了!」小明感到龟头一热, 一股热液直喷而出烫的肉棒好不舒服。 母亲的淫水沾湿了整个下体,小明把母亲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抽插, 这次插的更深每插进一次,母亲就大叫一声, 好似杀猪一样尤其当肉棒抽出时,阴道种有股吸力把肉棒吸进去。 张眉因被儿子干的高潮五、六次!「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嗯……又顶到子宫了……啊……我的好哥哥……嗯……我要去了!」小明加快速度, 背嵴感到一身体颤抖一下,无比的舒畅一涌而出, 把自己的精子射进母亲的子宫深处。 张眉因感到子宫一烫,一股热精也喷射而出, 头一昏厥就这样昏死过去。 第二天醒来,还停留昨夜的激情,张开眼睛一看, 自己赤裸着身身旁躺着赤裸的男子,这时又羞又忿。 再仔细看一眼,竟是自己心爱的儿子。 她不敢相信昨夜与自己做爱的男子是自己的儿子, 一时无助的哭泣起来。 「天啊!这……这……怎么会这样。 」小明被母亲的哭泣吵醒,看着母亲低头哭泣, 抱住母亲说: 「妈是我错了,我不该。 」母亲哭泣着说: 「不怪你,是我们喝多了, 才会犯下着涛天大祸。 」「妈,不是,是我趁你喝醉侵犯你。 」「儿子,妈不怪你,怪我们太胡涂,错已铸成, 责难也是没用。 」「妈……」小明又再次抱着赤裸的母亲, 嘴唇深吻着母亲的嘴唇舌头不时伸入。 母亲也伸出舌头,俩人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 自从那天起,张眉因天天与儿子做爱,不过都要儿子带保险套, 为得怕自己怀孕。 直到小明当兵前几日,小明趁妈妈不注意把保险脱掉, 把自己的子孙精子射入母亲的子宫里为的只是想让妈妈怀孕, 让自己孩子能陪妈妈。 当兵六个月后,母亲挺着肚子看小明。 这时母亲早已跟父亲离婚,父亲还给母亲一笔为数不小的钱。 看着母亲挺着肚子一脸笑容, 小明抱着母亲说: 「妈, 我不是说我一定会娶到好媳妇这你相信了吧!」母亲白着眼, 「对啊!再过几个月我就可有孙子抱,你也有孩子了。 快当爸爸了,还叫我妈…。